董事长鲁君四被调查 格力地产珠海免税收购案或生变

董事长鲁君四被调查 格力地产珠海免税收购案或生变

本报记者/陈婷/赵毅/深圳报道

2020年已成过往,格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600185.SH,以下简称“格力地产”)的“麻烦事”却一桩接着一桩,了结之势迟迟未现。

近日,继未尽职履行信披义务被上交所通报批评后,格力地产董事长鲁君四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消息一出,格力地产次日开盘一字跌停。截至2021年1月5日,格力地产跌收5.68元/股。较2020年12月30日,下跌幅度达20.89%。

近年来致力于寻求多元化发展的格力地产,其重金“押注”的免税业务在2020年末取得重大进展,格力地产收购珠海市免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免税”)通过反垄断审查,意味着公司纳入免税业务可顺利开展。

不过,随着鲁君四被立案调查,格力地产公告称,上述重组事项可能存在被暂停或终止的风险。这对寄希望于通过重组打造三大核心业务板块的格力地产而言,犹如马失前蹄。

鲁君四涉嫌内幕交易的相关事项是什么?若收购珠海免税被暂停或终止,格力地产有何应对措施?针对上述相关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函格力地产方面,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称采访函已收悉。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进一步回应。

曾否认内幕交易

2020年12月30日晚间,格力地产公告称,当日,鲁君四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其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违法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格力地产方面表示,在立案调查期间,鲁君四可正常履职,公司董事会亦可以正常运作,该事项尚不会影响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公司经营管理、业务及财务状况正常。不过,上述立案调查的结果存在不确定性。

事实上,早在格力地产于2020年5月22日晚间披露收购珠海免税预案后,上交所曾要求公司结合相关情况充分做好风险提示,自查前期提交的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是否完整、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情况。

Wind数据显示,2020年5月25日至6月3日,格力地产股价连获8个涨停板,其间更是冲上18.1元/股的年内高点。

在给上交所的答复函中,格力地产披露,经核查,独立财务顾问认为,不存在公开或泄漏相关信息及利用上述重组的内幕信息进行内幕交易或操纵市场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期间,格力地产就已先后三次收到问询函。公司是否存在信披违规、是否利用市场热点信息影响股价等成为上交所重点关注的问题。

其间,因未通过法定渠道发布口罩业务相关信息,上交所对格力地产及时任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邹超、时任董事兼常务副总裁周琴琴予以监管关注。

记者注意到,在一系列操作下,格力地产股价在2020年全年涨幅约50%,年内最大区间涨幅高达380%。而就在公告鲁君四收到《调查通知书》当日盘前,公司股价还收获了一个涨停板。

“双重”董事长

股价从涨停板到一字跌停,格力地产只用了不到一天时间。

事实上,早在被立案调查之前,2020年11月24日,鲁君四就因未能勤勉尽责,未能督促格力地产控股股东——珠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投资”)及时告知格力地产与定增对象签订《附条件远期购买协议书》相关事项并予以披露,被上交所予以通报批评,并在上市公司诚信档案中留下了一笔“不光彩”的记录。

值得注意的是,彼时,鲁君四同时是珠海投资党委书记、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其作为上市公司及控股股东的主要负责人和信息披露第一责任人,上交所认为,鲁君四对控股股东的违规行为负有责任,其行为也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及其在《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声明及承诺书》中做出的承诺。

记者也注意到,上交所对鲁君四的通报批评中亦提及,珠海投资及相关负责人对上交所的决定提出了异议和申辩,但被上交所一一反驳。最终,鲁君四收到《纪律处分决定书》,彼时参与格力地产定增的投资者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减持。

回顾格力地产的发展历程,鲁君四可谓其“灵魂人物”。

格力地产官网显示,“2004年,时任格力集团副总裁的鲁君驷出任房地产专责工作小组组长。面对当时几近停业的地产业务,带领当时仅有的7名员工,在9平方米简陋办公区域,从零开始艰难起步。”

彼时,鲁君四的名字中还带着“一匹马”,如今“驷”与“四”已分不清到底哪个是标准用法。而格力地产也在经历2005年重组、2009年借壳上市后,于2015年正式脱离格力集团开始独立运营,珠海投资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此前,鲁君四也于2014年3月起任珠海投资董事长。

只不过,虽顶着“地产”之名,格力地产却早早走上了多元化发展的道路,将触角延伸至口岸、金融、医疗、免税等。直至2020年,公司发起对珠海免税100%股权的收购,意欲“发展成为拥有以免税业务为特色的大消费产业、发展可期的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以及坚持精品化路线的房地产业三大板块为核心的大型上市公司”。

记者也注意到,2020年1月13日,格力地产公告称,珠海免税托管珠海投资。此前,鲁君四已获委任担任珠海免税党委书记、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并不再担任珠海投资党委书记、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此外,为了布局免税业务,近年来鲜少在公开市场拿地的格力地产于2020年9月在海南三亚以16.51亿元竞得两宗土地,溢价率47.7%,楼面价约17689元/平方米。

只不过,随着鲁君四被立案调查,刚通过反垄断审查的重组珠海免税事项可能存在被暂停或终止的风险,格力地产多元化的破局之路被蒙上一层不确定性的阴影。

脚踩“三道红线”

将珠海免税收入囊中,在业内人士看来不仅将增厚格力地产的利润,其商业版图也将随之明显扩大。

公告显示,珠海免税主要经营免税品的销售。2018年及2019年,珠海免税实现营收22.47亿元、26.6亿元;归母净利润为6.46亿元、6.81亿元,其盈利水平已经是一个格力地产的规模。

根据财报,2017年~2019年,格力地产的营收由31.3亿元上升至41.93亿元,同比增速依次为0.27%、-1.65%、36.19%;归母净利润由6.24亿元下滑至5.26亿元,同比增速依次为3.94%、-17.89%、2.66%。

2020年前三季度,格力地产实现营业总收入42.5亿元,同比增长23.8%;归母净利润6亿元,同比增长19%。而格力地产披露,珠海免税在2020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4.82亿元,仅为2019年全年的18%;净利润0.65亿元,不足2019年全年的10%,显现萎缩之势。

不过,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期末,珠海免税的货币资金分别为22.4亿元、28.9亿元、28.58亿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持有交易性金融资产7.71亿元。

这也就意味着,若收购珠海免税的计划如期实现,有望为债务压力已不容小觑的格力地产带来充盈现金库、降低负债率的可能性。对此,格力地产对珠海免税给出的收购价格也是122.15亿元的高溢价。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格力地产的有息负债超过200亿元,其中长期借款99.21亿元、应付债券19.8亿元。短期内,格力地产的还款压力体现在公司短期借款3.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82.4亿元,而当期货币资金仅为38.37亿元,尚有47.43亿元的资金缺口。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格力地产现金短债比0.45;剔除预收款后资产负债率为73.2%;净资产负债率为173%,公司已踩中房企融资管理“三道红线”。

根据格力地产评级报告,公司2021年将面临集中兑付压力。若“18格地03”于2021年行权,2021年格力地产需偿还的债务总额为50亿元。

发表评论